指纹锁加盟

主页 > 指纹锁加盟 >

美国128公路重生记
更新时间:2021-11-25

  “128公路能与硅谷有效竞争,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打破科技公司之间以及科技公司与金融、教育、公共事业机构之间的界限。”

  128公路毗邻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是一条长约90公里的环形公路。20世纪50至70年代,这里曾是美国最重要的高新技术产业园区,被誉为“美国科技高速公路”,其独有的128模式深刻影响了硅谷、得州仪器等高科技园区和企业,并为后者所效仿。

  20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冷战的结束,美国国防开支锐减,这条长期依附于国家襁褓中的公路不得不承受转型之痛。新经济在成就那些零星分布于硅谷的中小企业的同时,也淘汰着128公路旁墨守成规的大企业。

  时过境迁,如今的128公路虽依然保持着昔日那种大人物特有的威严,但人们也发现,其高冷的外表多了几分亲和,而这正是新经济所需要的。

  正如美国学者萨克森宁在《地区优势》中所说,“128公路能与硅谷有效竞争,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打破科技公司之间以及科技公司与金融、教育、公共事业机构之间的界限。”

  早在二战之前,从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些研究实验室分化出一些企业,就坐落于128公路及其附近,如离子公司、高电压公司和EG-G公司,它们是麻省理工为了将大学科研成果与企业相结合,促进科研成果迅速转化为商品而成立的。不过,由于企业零散,发展一度非常缓慢。

  二战对于这条公路来说,是一个转折点。战争期间美国对军品的研制和订货使该地区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大量进行军事技术开发的资金落入了公路附近的公司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实验室中。据统计,上世纪50~60年代该地区仅从美国国防部得到的订货合同就超过60亿美元。1951年,马萨诸塞州对这条公路进行了扩建,把大波士顿地区的20多个城镇连成一线,为公路的发展开辟了新的空间。到1965年,这条高速公路已长达65公里,周边有近600家科技企业,成为美国首屈一指的电子产品创新中心。

  但是,随着越战的结束和空间竞赛的趋缓,国防合同一度大幅下降,128公路出现了一时的萧条。但70年代末,计算机工业的迅猛发展帮助128公路企业摆脱了困境,几百家各种文字处理与电脑公司在此汇集,包括数字设备公司(DEC)、王实验室(Wang Laboratories)、霍尼韦尔(Honeywell)、克莱威特(Clevite)等大企业,形成了一种以纵向一体化为主、企业间相互独立的产业集群格局。1980年,该地区的中档计算机销售总额达260亿美元,占全美销售额的34%。

  80年代后期开始,个人计算机和以太网的发展使得许多新公司的创建体现出网络化、开放性组织模式的优势,而传统的纵向一体化模式则疲态尽显,128公路企业受到了巨大冲击,硅谷开始取代128公路成为新的计算机工业中心。

  以DEC为例,在公司将其实验室建在硅谷后,研发人员发现,位于128公路的DEC总部对他们的诸多科研成果居然视而不见,而类似Sun和MIPS这些位于硅谷的公司从实验室的获益实际上比DEC自己还多。耗时费力的内部纠纷和讨价还价成了DEC实验室和总部之间的常态。

  一位领导着275名下属的DEC管理者评论道,“同样是向市场投入一个新工作站,在东海岸(128公路)需要两倍的时间和更多的人手……在DEC,对内部供应的恪守和家一般的环境意味着,差劲的人总在那儿。我要是回到东海岸就不得不去依靠各种低效率的人。”1992年,当DEC将实验室收归本部时,很多工作站成员都选择了辞职,继续留在硅谷。

  通常,纵向一体化会将市场在监督、讨价还价和责任追索等方面的交易费用内部化,但科层组织内部的信息不对称和委托-代理问题同样会导致成本的增加。128公路两侧的大企业便是如此。它们在产业链上表现为围绕核心企业形成的相互独立的大企业集群,在产权结构上表现为泾渭分明的纵向一体化组织,在企业文化上表现出新英格兰传统的保守和封闭,保密和忠诚取代了信任和声誉,维系着企业间的关系。

  如果是在机器大工业时期,上述特征不失为大企业的优势所在。产业集群会带来集聚效应,科层组织有利于降低交易费用,新英格兰传统有利于加强执行力和向心力。然而,在新经济的风口,这些“优点”恰恰增加了创新的交易费用,成为转型过程中的羁绊。

  128公路的衰落在很大程度上也要归因于马萨诸塞州的法律壁垒。该州法律强化了劳资合同中的“竞业禁止”条款,规定劳动者在离职后的特定时间(通常为1~2年)内不得为原公司的竞争对手工作,否则原公司有权予以起诉。相反,硅谷所在的加州法律则禁止订立类似条款。斯坦福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约翰·麦克米兰就认为,这正是128公路与硅谷之间差别的主要根源。在他看来,跳槽有利于创新思想的传播,而创新思想在产业初创时期更应自由流通,因此知识产权的保护需要有一定限度。

  在128公路,事情就是这样。大企业将众多创新人才收入囊中后,一面对内部创新成果反应迟钝,一面又抑制着创新知识的溢出。看来,转型必须打破企业的边界,让科层组织变成社区联盟,充分发挥知识在经济中的作用。

  硅谷的成功深深刺激了128公路,使沿路地区加快了向微电子工业发展的速度,而马萨诸塞州也仿效加州,通过自己的减税法案,促进地区繁荣。另一方面,该地区的知名高校如麻省理工、哈佛的一些老师和毕业生纷纷走出校园,以自身的技术优势,在该地区创办了一批生物技术公司,使其成为全美著名的生物技术走廊,推动了该地区产业结构的调整和经济发展。

  数据统计显示,该地区10个顶尖生物技术公司中,有8个是麻省理工学院的老师和毕业生独立创办的。2000年,马萨诸塞州有1065家公司由麻省理工学院老师或毕业生参与,这些公司中的一半位于128公路地区。

  除此之外,距离波士顿不远,使得128公路地区的企业能够充分利用波士顿金融服务业。波士顿的投资者曾被批评忽视自家后院的投资机会,而垂青硅谷,目前这种情况已经大大改观,如投资集团@Venture就紧盯128公路地区的新兴科技公司。

  到本世纪初,128公路又重新焕发了生机,涵盖生化、通信、电子、信息等领域的高技术公司总部纷纷落户,一些外地高科技企业也在此建立了分部,如微软就在这里设有研究基地和办事机构,这里的房价也不断攀升,致使一些新创企业不得不在附近离波士顿更远的495号公路沿线营建。

  企业门类众多也是128公路的一大优势,一些行业滑坡的同时,另一些行业却会繁荣,导致整个地区仍可稳步发展。而硅谷房价过高、较为单一的产业结构使其易受市场波动的影响,这给128公路的发展也带来了机遇。

  现在,128公路又呈现了新的转型方向。一个民间团体正在此创建一个开放、包容的街道社区“n平方米创新区”。他们尝试将一些分离的写字楼、工业和商业地产整合成一个连贯的商区,将郊区印象转变为都市气息,并通过较低的租金和完善的配套设施,提升这里的工作和生活品质,以期吸引那些厌倦了城市气息的年轻人的到来。

  长期从事公关工作的塔诺维茨说,在线旅游巨头TripAdvisor在这个商区,电器巨头SharkNinja也在这里,这里还有一块绿地和一条穿过该办公园区后面树林的自行车路线,综合来看,不会让人觉得“是在荒地上工作”。

  又比如,在被年轻人称为“伯灵顿区”的128公路开发项目中,人们可以在时尚餐厅品味生活,在瑜伽馆里冥想,还可以随时租一辆单车穿梭在楼宇间。此时,钢筋水泥变成了钢琴的琴键,来往的人流有如律动的音符。

  在国家开发公司副总裁哈斯菲尔德看来,年轻人一度放弃郊区、拥抱城市,因此伯灵顿区的设计应“更像是一个大学校园”,在办公园区步行距离内建造住房,赋予工业园新的活力,可以吸引年轻人的目光。

  随着新街道的改观和创新型企业的入驻,128公路还将不断上演霍雷肖·阿尔杰式的“草根逆袭”故事。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沈阳发布最新防控措施!重点地区人员分